致敬生命走进韶关油溪村系列之四

每一位长者都曾像花朵般娇俏、年轻过。而今,她们为家庭付出良多,已成为倚着门廊的佝偻老人...

 在前三期《致敬生命走进韶关油溪村系列之一》、《致敬生命走进韶关油溪村系列之二》、《致敬生命走进韶关油溪村系列之三》内容中,我们带领大家走进韶关油溪村,了解了郭汉神、郭清富、郭清足、郭学初、黄桂兰、谢有娇、郭细凤七位长者的生平过往。本期内容将为大家介绍余新花、朱月足、叶生顺三位长者。


8

“希望他们能过的好,希望个个都能出去(大山),到大城市生活。”

图片关键词

  走进韶关公益行公益对象之八,余新花

  余新花,生于1932年。15岁嫁到油溪村,没有接受过文化教育。17岁由于夫家老人过世分家,随后与丈夫一起耕田维持生活。婚后育有四个儿子两个女儿。一辈子勤勤恳恳,最远只去过广州番禺。现今86岁高龄,与小儿子住在一起,帮忙带孙女。

图片关键词

余新花长者和可爱的孙子孙女们在一起

图片关键词

致敬生命公益小组与余新花长者及家人在一起

  对子女想说的话:“希望他们能过的好,希望个个都能出去(大山),到大城市生活。”


9

“我跟人家说我快要90岁了,他们还说是不是弄错了。”

图片关键词

走进韶关公益行公益对象之九,朱月足

  缝缝补补过的土砖房,和老人的双手一样,沧桑却又愈发显现出它的生命力。当我们一行人来到朱月足老人的家中,坐下来听朱阿婆讲述她的一生时,就是这样的感觉。岁月在这位88岁的老人脸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谈笑间阿婆爽朗的笑声,更传递出岁月在她身上积攒的力量。

图片关键词

致敬生命公益小组公益进行中

  朱月足,88岁。17岁嫁到油溪村,已经在油溪村生活了七十载有余。

  年幼时因为家里太穷,朱阿婆被父母转卖,后来一直跟随养父母长大。养父母相继育有4个儿子,因此,朱月足在新家也并不受疼爱。唯独与奶奶(养父的母亲)关系很好。“奶奶很疼我,她说我怎么那么傻,不敢去拿零食吃,还会告诉我炒米藏在哪里,要我自己拿来吃。”

图片关键词

  只是这样的婆孙情并没有维持多久,奶奶就去世了。很快,养父以家里缺粮食为由,在朱月足17岁那年,就草率地将她外嫁到了油溪村。还没等朱月足反应过来,刚过二八年华的她,已经开始要承担妻子、母亲的角色。婚后,朱月足先后生下了9个孩子。由于丈夫是再婚,与其前妻留下的孩子一起,两人共同挑起了养育10个孩子的重担。

图片关键词

长者们被框主的年华

  在困苦恶劣的卫生环境下,其中四个孩子相继因病离世。而朱阿婆的丈夫也在她三十出头时去世了。那时家中最大的孩子才十几岁,最小的还在襁褓中。“真的特别遭罪啊。可是一想到自己被卖掉的苦,我就想一定不能把自己的孩子也卖给别人养…”

图片关键词

致敬生命公益小组与朱月足长者及家人在一起

  从此以后,能走的孩子就一个个跟在她身后,年幼的就背在身上和她一起下地干活。生活的担子都压在了朱月足一个人身上。“阿姑你去借点钱来养猪吧,村里帮你,不然你一人做工累死也养不大孩子呀!”终于,在村委书记的帮助下,她开始借钱养猪,靠卖猪还了债,养活孩子,供孩子上学,更撑起了整个家。

  由于太过操劳,朱阿婆留下了胆结石、胃炎的病根。尽管如此,今年已经88岁的她日常仍不需要子女的照料,还一直笑言“我跟人家说我快要90岁了,他们还说是不是弄错了。”惟愿老人健康长寿,晚年快乐多一点!


10

“挨了一辈子的苦,受了一辈子的罪,生来就是这个命!”

图片关键词

进韶关公益行公益对象之十,叶生顺

  叶生顺,一位坚强、善良、忠贞的女人。1926年8月生于韶关市新江镇明光村叶屋。1952年嫁到同镇的油溪村,丈夫郭锦会,两人膝下有二子一女。

  用她自己的话来总结这一生就是:“挨了一辈子的苦,受了一辈子的罪,生来就是这个命!”

图片关键词

  在那个落后贫瘠的年代,她没有受过一丁点的教育,从小作为童养媳寄人篱下,17岁为地主家做长工,她的童年和青春除了阴暗就是苦累。直到解放后,她的人生才算是得到了解放。1952年,她嫁给了一名教师,虽然同样贫穷,但在那个年代也属于受人尊敬的书香门第之后。原本以为从此便能过上简单安稳的生活。然而,命运没有眷顾这位艰苦、善良的人。八年后丈夫就因病早逝了,留下三个幼小的孩子和年迈的公公婆婆。那一年她34岁,从此便一个人支撑起一个六口之家。

图片关键词

致敬生命公益小组与叶生顺长者在一起

  60年代里,举国上下一片贫瘠。一人支撑六口之家,已不奢求温饱,只为不被饿死哪怕磕的头破血流也不在乎。那个年代,改嫁其实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然而为了不让自己的孩子受人冷眼非议,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就这样,一位坚强的母亲和孝顺的儿媳妇顽强的支撑着整个家庭,为公公婆婆善老善终,也拉扯大了三个孩子。

图片关键词

  然而艰辛的日子并未换来一个安详的晚年,叶生顺老人膝下虽有子孙,但她却不愿成为包袱,如此便一直独自一人。自嫁入油溪家中,她就再没有离开过那间破旧昏暗的小房子。

图片关键词

  每一位长者都曾像花朵般娇俏、年轻过。而今,她们为家庭付出良多,已成为倚着门廊的佝偻老人。那些辛苦的时光已然过去。是谁记得她们曾经的付出,又是谁如今回她们以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