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盛奇与李玮:求真求知地质人 伉俪相伴度晚年

“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富饶的矿藏。是那天上的星,为我们点燃了明灯。是那林中的鸟,向我们报告了黎明...“

       1954年,炎热的六月,在东北地质学院的校园里,一个清瘦的青年和所有其他毕业的同学一样,办妥毕业手续,细心装好透着钢印的分配介绍书,手提行李箱,在燥热的傍晚踏上了旅途。经过几十个小时的奔波之后,火车终于抵达江西赣州。这位青年名叫张盛奇,广东潮阳人。当他的双脚在赣州的土地上落定时,等待着他的是在地质队挥洒热情和智慧。

二老现今合影.jpg

张盛奇与李玮伉俪合影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群众迅速医治战争创伤,恢复发展国民经济,开展了社会主义改造和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建设,国民经济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发展。当时,全国范围内地质人才稀缺,而国家的发展却正需要这样的人才。考虑到家中贫困,而地质学院不仅免学费,包伙食,还免费送衣物,张盛奇毅然改选了地质专业。

图片关键词

张盛奇在东北地质学院求学时与同学留影

  作为解放后第一批地质勘探人才,张盛奇毕业后被第一时间分配到了江西地质队,随后,他以扎实的学习功底和专注的工作态度,很快得到了组织的认可。1955年,升任为中南勘探公司江西地质队技术负责人,主要负责矿区地质勘探并撰写地质报告。此后几十年如一日专注地质勘探研究,为国家地质勘探工作做出了很多贡献。

图片关键词

张盛奇旧照

图片关键词

李玮旧照

  同时期,张盛奇的爱人李玮进入江西地质勘探队,成为地质勘探队的一名技术员。与张盛奇的工作相比,李玮主要负责坑道工作,每天全副武装带着工人进行坑道施工和地质编录,坑道环境差,灰尘大,每个人都必须全副武装。同时,在一片漆黑中,她要从观察地形开始,做素描,采样,给工人钻探定位,画图纸等,“刚下去的时候不习惯,我第一天就差点晕倒在里面。但是工人们更辛苦,所以我的任务就是要确保每一个工作步骤不出错,坑道施工顺利。” 年轻的李玮在努力适应工作的过程中,也深知自己的责任。

图片关键词

张盛奇与当时在江西地质队的同事留影

  当时,江西钨矿属于全国156项重点建设工作之一,地质勘探和开采工作在如火如荼中进行。张盛奇和李玮也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认真投入着。

图片关键词

一拨年轻的地质勘探“新星”在攘攘升起

  “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

  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

  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

  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富饶的矿藏。

  是那天上的星,为我们点燃了明灯。

  是那林中的鸟,向我们报告了黎明。

  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

  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富饶的矿藏。

  是那条条的河,汇成了波涛的大海,

  把我们无穷的智慧,献给祖国人民。

  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

  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出富饶的矿藏。”

  1954年春天,这首《勘探队员之歌》在祖国大地上嘹亮放声。“这首歌就是针对我们这批工作者写的。可以说是它激励了一代又一代地质工作者。”再次听到这首歌曲时,两位长者依旧双目闪烁,语气中透着骄傲。


  作为同时期进入江西地质队的中国第一代勘探人员,李玮性格内敛,恬静。当时地质队里,男多女少,李玮刚到当地工作时,因为害怕和紧张常常在办公室与宿舍间“两点一线”式活动。“足足一年多,我才好意思跟大家多交流。当时我们的领导还笑我像个客人一样。”忆起年轻时的“薄脸皮 “,李老禁不住笑出声来。

图片关键词

张盛奇与李玮伉俪结婚照

由于当时两人在同一个团支部内工作,一个负责坑道技术,画图描纸,一个负责管理,再把所得的地质资料整合研究写报告,各自分工不同却又相互配合,慢慢地,同样话少又低调内向的张盛奇早注意到了李玮。就这样,两个因工作结识,因性格相似而相知的年轻人顺其自然地走到了一起,在工作上互帮互助着往前走。“我就希望找一个老实,性格稳重的人。老张他就是这样一个人。”相伴走过人生60年之后,李玮依旧庆幸自己的选择。

图片关键词

张盛奇曾受邀到桂林地质学院授课

  常年在地质勘探一线的工作经历,使张盛奇积攒了丰富的实践经验。他一面根据地质勘探材做研究,写报告,一面总结实践经验,曾多次给地质系统的学员分享工作经验并受邀去桂林地质学院授课,他以理论结合实践的分享形式受到了学生们的欢迎和推崇。“桂林地质学院后来就想邀请他去那边任教,可是考虑到孩子小要照顾家庭,最后他放弃了。”

图片关键词

张盛奇与李玮全家福旧照

  1957年,全国上下陷入反对资产阶级右派的政治运动中。一大批忠贞的中共党员、有才能的知识分子、有长期历史合作的民主党派朋友、政治上不成熟的青年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当时,江西地质勘探队部分技术人员也被划为右派,由于当时张老正忙于将最新地质勘探报告交由中央冶金地质部审查,在北京呆了三个月才让他躲过了反右运动。同年张盛奇和李玮结为革命伴侣,先后调回广东地质分局工作。

图片关键词

张盛奇在工作中认真踏实,记录了大量工作笔记

  1966年爆发“文革大革命”运动,给张盛奇和李玮的生活带来了巨大冲击。毛泽东同志对党和国家的政治状况的错误估计致使学术界人士首先遭到批判。由于常年专注研究地质勘探技术,张盛奇被以“为名为利”理由受到批斗,住牛棚,遭隔离,不许与家人见面,随后下放到矿区劳动。“当时的书记带着一帮人专门在招待所封闭式开会收集材料,要给他扣帽子。”

图片关键词

动荡年代中李玮独自抚养一双儿女

  张盛奇在粤西矿区劳动期间,李玮独自抚养两个孩子。当时整个国家都被“文化大革命”的思潮所掌控,张盛奇的大女儿因为父亲的成分在学校时常被同学辱骂,“你爸爸是三反分子,你是小三反分子”,还曾多次被人泼开水,遭受欺负,最后无法忍受被迫去长春姥姥家生活。

图片关键词

李玮与女儿旧照

  1966年,李玮带着儿子调到广东怀集县工作。“当地有个小学老师,被人说是右派,拉出去就给枪毙了,用绳子一绑就扔河沟里了。”李玮回忆起邻居当年那段往事时,非常气愤,痛斥当地民兵的无法无天,同时也让她感到心存恐惧。由于丈夫不在身边,她甚至叮嘱儿子随时准备逃跑保命。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全家经过一年多的分别,张盛奇终于得以平反,返回到原单位。

  1973年,李玮主动提出调离,来到广州市地质研究所做研究工作。凭借多年来在地质勘探工作上的专注和投入,张盛奇自1954年毕业于东北地质学院后,先后在江西、广东冶金有色系统地质队担任队技术领导工作20年。经手主持及指导开展评价及勘探的有色、黑色、贵重、稀有金属矿区数十个,为矿山生产建设寻找、探明大量矿产资源,并提供几十份矿山建设设计依据资料,先后发表专著和论文20多篇,主要有《从石菉铜矿贫矿利用的经济效果谈矿山地质经济问题》《关于矿山资源综合利用的地质评价问题》《广东滨海砂矿床成矿分布规律》《硫化物型黑钨矿-白钨矿矿床》《广东稀土矿产资源特征》等。后担任广东省地质常务理事,名誉理事,1986年确认为成绩优异教授级高级工程师,2001年张老被录入中国人才库《中国高级专家与学者》成为中国地质勘探人才中的一位先锋。

图片关键词

2001年张盛奇被录入中国人才库,并收到荣誉证书

  风霜雨露六十载,在李玮心里,张盛奇在工作上专注搞研究,是一个求真求知的老实人。回忆当时做地质队的主任管理工作时,手下带的多是大学生,他从不打小报告说谁的不是,也不允许他人随意评判其他团队人员。在生活上,他通情达理,尊重妻子。“我们基本没有吵过架,相互尊重对方,我对他非常满意,对我们这个家也很满意。”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如今,这对已迈过耄耋之年的伉俪和孩子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闲暇时,二老还时常一起上老年大学,学书法,学诗词,学电脑。“只要他想学的他就去学,闲不下来。”


  就这样,公益访谈在二老的笑谈中结束了。两位长者热爱工作,专注研究,活到老学到老的优秀品格深深鼓舞着我们。

  公益在继续,相信二老的精神也将一直延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