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顺丰受邀CC论坛开讲:让生命在数字化世界“永生”

当过去可寻,当未来可知,人类将能够通过科技的力量在数字世界“永生”。

 当过去可寻,当未来可知,人类将能够通过科技的力量在数字世界“永生”。2016年11月22日,彭顺丰先生受邀在CC论坛上发表演讲,探讨如何让生命在数字化世界中“永生”。以下,为演讲内容文字版:


 各位好,我是彭顺丰,我来自广东的梅州,是一个客家人,客家人应该是中国最坚守传统的一个民系。

 在我的办公室我放了几样东西:第一样是彭氏的族谱,这是一个神奇的书籍,我今天做的事跟这个族谱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这个族谱最神奇的地方是从公元前两千多年的轩辕黄帝,一直到我,是整整流传了五千多年,从来没有断过。我可以从这个族谱里面查到,我的任意一代祖先他的生平事迹。我的办公室里面也放了另外几样东西,一块石头和一片瓦,还有一块砖,这三样东西是来自两百多年前,我们彭氏的老祖先在建造房子时候,留下的东西,它有什么作用?就时时刻刻警醒着我们,要遵循祖训、不忘祖先。在这种环境下成长,我从小到大有两件事情特别感兴趣:第一个是这种空间的穿越,就是人怎么样可能走到另外的地方去;第二个是时间的穿越,就是我想回到祖先所处的时代,比如:我看到唐朝祖先在做什么事情的时候,那是多么激动,然后一直想追寻父亲的父亲、爷爷的爷爷往上追寻,追寻到不可追寻的时候,就觉得有一种遗憾会产生。

 我之前看过一本书叫《人类还能活多久》,它里面提到一个概念,就是从有人类以来,地球上大概出生过600亿个人,包括我们今天在座每一个人。那么这600亿人当中,绝大多数人是随着他的肉体生命的消失,他在时空中是永远消失了,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算是比较幸运,可以随时翻阅族谱,知道祖先做过些什么,但是绝大多数人,他连祖先的名字都找不到,对所有人而言,假如他所有的需求都被满足了,那么他唯一的需求是什么东西?就是能够希望穿越时空,能够希望永生,这是人类的终极需求。

 从古到今有无数的案例,包括秦始皇,包括雍和宫就是雍正炼丹的地方,都希望能够永生,能够长存。我希望从科技的角度能不能有一种方式,实现人类在时间和空间,都能够穿越,所以这些年来就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做了一个叫阿凡达人类的替身,是用替身的方式来实现空间的穿越;第二件事情是发起一个叫人类数字化身的计划,相当于是升级版的族谱,把人放在虚拟世界里面去,让他在虚拟世界里面永生;第三件事是开发了一个系统,叫人类云虚拟世界系统。

 第一件事它的灵感来自于阿凡达,通过激活了一个生物体的替身,用生物体的替身来代替他在潘多拉星球的活动,他甚至在新的星球里面做了部落的首领,甚至可以谈恋爱、可以结婚,这是用替身来做。生物替身,目前这个技术还不是太成熟,所以我们用了机器人技术。

 这个是去年就是1.0版的,我自己做自己的替身,这个替身它有眼睛、有鼻子有嘴巴。把替身放在世界上任意一个角落,通过互联网跟我本人连在一起。我看到的东西就是他从两个摄像头捕捉到的,他听到的声音可以传到我的耳朵里,我说话,这个机器人跟我一比一比例的说话,同时我的手部动作,脚部动作,通过数据手套传输到电脑,再指令这个机器人,所以这个机器人,可以代替我在世界上做其他的事。如果是明年再来演讲,我就可以放一个机器人,放在这个位置,我本人在广州,通过互联网的激活,它照样可以演讲。所以我们做了一个统计,人在早上睁开眼睛,到晚上闭上眼睛,所有的时间中有百分之八十是可以通过替身去搞定的,他不用坐飞机,也不用打的士,不用像北京那么交通拥堵的地方,把大量的时间浪费在路上。这样上班的时候,你只要把一个机器人放在办公室,你在家里戴上一个头盔,一激活它,它瞬间就可以在那边办公了,你还打什么车呢?如果我们用替身来代替我们工作的话,我们可以瞬间穿越到欧洲到美洲,到人家不可以去到的地方,所以这是一个既非常节省能源,又非常节省时间的事情。

 替身它可以长成很多形式,像这一版是最新的我自己2016版,它可以不断升级。这个替身它可以长成一个很酷炫的机器人样子,也可以长成一个很可爱的凯蒂猫的样子,甚至长成一个蚂蚁的样子,甚至长成一个巨人的样子。你长成蚂蚁的时候,蚂蚁触角上的两个小摄像头就把东西拍过来,然后仿佛你会觉得自己像一个小蚂蚁。如果你做个非常大的巨人,站在广州塔的旁边,你在走路,你会觉得自己变成一个巨人,所以这个替身有非常多的形态,这些所有的形态都可以代替我们人类,去以前不能去到的地方。比如说小蚂蚁,它可以钻个洞,大机器人它一脚可以把一个大建筑物给踩平,所以这是利用机器人实现人类在空间的穿越。

 第二件事情就是,我发起的一个计划叫人类数字化身计划。这是一个公益项目,我们调研了中国的七八个省份,包括:广东、四川、湖南、北京等地后,发现很多人在不由自主地做一件事情,就是记录自己的生命。有些用美图秀秀拍照,有些人用写信,有些人发朋友圈,有些人用口头传承等等……对我们做技术行业的人而言,我们就希望通过技术,把这种永生的可能性和永生的希望把它做出来。

 全球现在有七十亿的人口,有四十亿人是没有互联网的,我们非常幸运是在三十亿能够上网的人之一。在中国还有七亿、八亿左右是没有上互联网的人,这一部分人分成两类:一类是小孩,太小了没上网;另外一类是老人,就像我的奶奶,她九十多岁了,她不可能搞个手机,每天拍美图秀秀。所以像这些老人,他随着肉体生命的终结,他就跟刚才讲的那些人一样,永远消失在茫茫宇宙当中。所以我们现在发起这个计划是针对六十岁以上,没有进入数字世界的老人,免费帮他做整套的数字化身的建设。这就包括我们用新型的VR设备,以及像类似这种三百六十度的照相机把他的生命场景,通过两个角度拍摄下来,第一个角度是用主动式的角度,这个是模拟人类的两个眼睛,它的瞳距跟人的眼睛是一样的,放到这里,戴在老人的帽子上面,所以老人他就可以该干什么事情照样干,他该做饭、喂鸡等等,通过全方位把他生命信息全部拍下来,他的子孙后代就可以通过戴上这个头盔,瞬间回到他生命的现场一模一样。第二个是我们给老人做建模,通过建模设备把老人全身,从前到后全部建下来,之后再植入骨骼系统,让老人在虚拟世界,通过人工智能的动作驱动可以在里面再重新活过来。这些老人当他生命终结之后,人类的大数据系统和人工智能系统,将驱动这个老人继续生存下去,甚至利用机器学习,可以再给他输入新的信息,输入新的互联网,输入新的科技的发展,他还能够再重新学习,重新发展,能够活到一百岁、一千岁,这样子就实现了人类在数字世界,形式上的永生。

 从今年一月份以来,我们走了广东省很多地方,为不少的老人开展了这个人类数字化身的计划。最终呈现的方式是什么样子?大家可以看看这个视频,这是韶关一个山村,老人在做饭,因为这个屏幕是平面的,但实际我们用虚拟现实头盔,看到里面的场景是完全是立体,你可以向前看、向左看、向右看,仿佛你走到他们家里了一样。大家可以假设,如果这个老人是我们自己的亲人,比如说是我们的奶奶,是我们爸爸妈妈,等过了几十年之后,我们依然能够带着头盔,瞬间回到他的生命现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时空穿越的感觉,这对人心是极大的触动。

 在我们沟通的过程中有一对夫妇,今年已经快七十岁了。我们带着一群人,帮他整个做完之后,同时把这个册子送到老人的手上。因为他们不太会用电子设备,我们就做一个类似于传记的这么一个东西,送给老人本人。当他们拿到这个自己的传记的时候,全家人所有人都流下激动的泪水,因为从来没有人,对他生命如此关注过,他仿佛在翻阅这几页纸当中,重新走了自己的人生。我们把电子版的所有文档全部拷给他们的孩子,他的后代就可以像刚才我说的瞬间穿越回来,跟祖先进行交互了。

 另外一个老人今年八十四岁,他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的建设。他从一九四几年开始写日记,写到一九九几年,这里有几十本他写过的日记本,没有一天是间断过的,这令我们非常震撼。每翻他一页笔记本就看到一个时代的缩影,非常清晰。这是老人在用他的方式在做,当我们用我们的方式,用高科技的方式帮他做的时候,老人一样是非常感触。他说:“如果当时有这种东西,把抗日战争时代,解放战争时代都被拍下来了,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所以给老人和我们自己都是一个极大的触动。

 为了将这些老人的生命信息和他的这种影像资料能够有一个存储空间,我们还专门搞了一个叫人类云黑客帝国系统。我们用了大量的科技的设备,用新的技术手段把这些采集过来的数据放到虚拟世界里面去,让我们的人可以戴上虚拟现实头盔或者是用简单的手机、iPad都能够进去,进行互动。这里面有用到了大量的技术的支持,其中最重要的技术,就是用人工智能的引擎,就是后面用它的算法,支持这些老人声音的模拟、表情的模拟、动作的模拟、让他能够在广泛的数据积累的情况下,在虚拟世界重新活过来。包括像用区块链技术,来给人类做全新的身份证,这个身份证是可以做到给六千亿人,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独立的Ip地址的唯一性。把他的生物特点,就是人类的DNA和社会属性能够打通,两个整在一起,我们在用时光轴就可以任意搜索到人类,像唐朝是什么人,只要他留下信息,给他一个身份证,大量的人类的时光轴和人的个体时光轴会瞬间定位到每一个时刻。

 在古代只有非常少量的人,他才能够有这个永生,甚至是传承一点东西的权利,我们的概念是想用科技的手段,把永生变为每一个人都可以去享受的权利。所以从去年开始到今年,我们也在开发这个傻瓜式的系统,到明年会开放给所有的智能设备的用户,你只要有安卓系统或者ios苹果,就可以在商店里面,下载一个以APP形式存在的这么一个东西,然后给你自己,给我们的小孩,给我们的老人,都可以去建立数字化身,把它放到虚拟世界。这样就会形成一个类似于立体版的维基百科,因为只靠我们的努力这个能量非常小,但如果全世界人都能够上传我们身边的亲人,上传人类的数据,那将迅速变成一个人类巨大的宝库。

 在人类云里面,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第一个是可以跟以往的人类来做交互,像有些人他是留下大量的数据,像秦始皇、像孔子、像爱因斯坦等等,我们可以在里面再造一个人。第二个是我们可以跟未来的人交互,比如说今天我们把自己的生命信息全部拍摄下来,由机器学习让那个里面的虚拟人,越来越像我,越来越像我的时候,我们的后代,过了几百年之后我们的孙子,或者是孙子的孙子,他会问我跟我们交互说:“爷爷,我考北大行不行,报北大呢,还是清华?”然后你会隔空告诉他:“还是北大好一点!”这是我们可以跟未来去交互。在这个人类云越来越庞大的时候,它会形成一个新的,我把它称之为叫“新的文明”即一个智慧时代。我们可以随意像主从机器人一样,来穿越空间,用人类云来穿越时间,比如我们可以想生活在唐朝,你只要有唐朝的模型,有大量唐朝人在走路就可以了,生活在未来就把未来的场景建模出来,所以这是一个全新的文明。

 另外还有非常多的学科也在发展,像我们的5G的网络,在2020年就会慢慢开通,如果平均秒速可以达到一秒钟10G,我们主从机器人,包括人类云就非常的快速看到的图像非常的逼真。万物会联系在一起,像基因工程、像量子计算机等等,这些所有的技术再往前推进,我们有可能可以做出一个真正的替身出来,然后把我们的人类云的数据整到那里面去,有可能在历史的某一阶段,会实现人类真正的永生。那个人就是你本人,可以活到一千岁、一万岁,只是把我们的肉体给换了而已。如果是那个时代到来的话,我们现在所有的人,都可以称之为史前人,就跟我们现在看三百万年前的猴子一模一样。这样的未来,我们每个人都享有生命永生的权利,所以这个数据如果今天你们不存储,过了一百年你是什么都没有。所以存储人类的数据,用专业化的方式进行管理,它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工程,如果有这样的事情的话,我们的后代就不会像我们翻阅族谱找不到人一样留下遗憾。

 所以我希望跟所有的人一起,把人类的信息保存下来,推进这个全新的文明。在新的时代到来的时候,我觉得科技的颠覆性非常大,然后有几个东西是永恒不变的:第一个我们要非常勇敢探索未来而不是畏惧未来;第二个永远保持着智慧和善良的心来面对我们的未来,这样子的话,每一个人都可以像我那个五千年的族谱一样它可以永远留存,永远生存,永生在这个世界上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